退役选手的回忆

4月的最后一天的最后几分钟,我终于有机会整理自己的思绪,总结一下自己4年的OI竞赛道路。

在小城衢州,小学时我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信息学竞赛。凭着一本半旧的C语言教程,我第一次接触到编程。也许从这一刻起,我就注定会参加这门竞赛,而且是与他擦肩而过。

在初一,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么竞赛。初一、初二,对于我来说就是天堂岁月。文化课的压力轻,老师支持我到机房“搞竞赛”,我借此机会学习了一些现代语言(java,C#),并且在pc的安利下学习了unity(事实证明在3D模型上我是手残)。顺利拿到普及和提高的一等奖,在初二到初三的暑假,我在物理和信息竞赛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。初三停课,我的竞赛成绩也有了较大的提升,但是代价是一落千丈的文化课。一次又一次,我们相信着“割韭菜理论”,追逐着看似近在眼前却渺茫的希望,在打挂和卡常的沼泽中前行。其中,我系统地学习了javascript全家桶和网络架构。停课一直持续到高一下学期,我本来相对优秀的物理学科现在也只剩下全班倒数前五的水平。这段时间我学习了golang和libuv,还有刚刚出来不久的tfjs-node(javascript万能!)。

可以总结出:我的信息学成绩在上升,对程序开发,或者是软件工程的热情在高涨,我对竞赛的热情在缓慢冷却,我的文化课一落千丈。

在4月初,我被班主任老师约谈。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大的问题:政策差,热情低,竞赛成绩平平,文化课极差。在她的开导下,我果断选择退出竞赛。事实上,在这个缺乏信息的情况下,退出竞赛是我能作出的最优决策。

现在已经是5月1日凌晨了。我反思自己:期初考年级排名500+,考试没有一门上过平均分,落下了高一大部分的文化课;拿到了三张ccf和一张thu的废纸,还有2个袋子和2件衣服;还有3天期中考,考出年级前300会被踢出创新班;距离学考还有一个多月,但是这些学科重要的课我几乎全部没上……

OI是每一个OIer独有的青春,也是我短暂而美好的回忆。无论结果是美好还是悔伤,OI的经历将成为我的记忆乃至思想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我们所经历的每个平凡的日常,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。

日々私たちが過ごしている日常は、実は、奇跡の連続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